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欲望5.6
欲望5.6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 av在线 av天堂 欧美av 日韩av av电影 av视频 成人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第05章

    火警的铃声还在走廊里尖厉的响着,郭副局长把我的双手解开以后告诫我不要乱说话,他盯着我半裸的身体,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我担心再生变故,于是点点头装出畏惧的表情,他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走到房间门口,转头朝我最后看了看,竟然不再理会我径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我刚长长松了口气,房间门又猛地被人推开了,我以爲是郭副局长去而複返,吓得抓起床上的毯子挡在胸前。

  唐阿姨,是我,您没事吧? 进来的是子阳,我的脚一软,瘫坐在床边。

  子阳赶紧跑过来伸手扶我,我条件反射地把手递给他,挡在胸前的毛毯掉了下来,衬衫扣子还没来得及扣上,一对乳房颠巍巍地晃蕩着尽收他眼底,他眼睛顿时睁得老大,整个人呆住了。

  我脸一下子红了,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他,手忙脚乱地把衬衫纽扣扣上。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起火了。 我在床头柜上找到我的手袋,两只脚在床边扒拉着穿上高跟鞋,拉起子阳的手就要往外跑。

  没有起火,是我按的火警警铃。 子阳冷静地说。

  我愣了一下,这时我才发现他身上穿着这间酒店的保安制服,我的脑子一下子乱了,今晚发生了这麽多事情,我差点在醉酒的情况下被上级领导强奸,现在儿子的好朋友又奇怪地出现在酒店里救了我?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问。

  我们先下楼再说, 子阳把身上的保安制服脱掉往床底一扔。

  走出房间,其他酒店住客在走廊里慌乱地往外跑,电梯已经被封闭了,所以我们从步行楼梯下到酒店大堂,这里更多的住客正在保安的指引下往酒店外面疏散,我和子阳走到酒店门口的空地上,两辆消防车已经来到了现场,全副武装的消防员正提着工具往酒店里赶,马路上的一些行人三三两两地围在人行道上看热闹。

  刚刚脱离险境的我由于后怕,加上酒劲还未散去,身体软软的不听使唤,子阳伸出右手强有力地搂住我的腰以免我滑倒。

  唐阿姨,您哪里受伤了吗? 他关切地问我。

  没事,阿姨的酒还没醒,你扶我到那边坐一下。 我指了指酒店门前喷水池边的长椅。

  消防员马上就会知道这是假火警,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子阳没有依照我的指示去做,而是搂着我走到马路边上,正好驶来一辆计程车,他招手拦下来以后拉开后门,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在后座,随后自己也钻了进来。

  子阳跟司机说了我家的地址,车子很快彙入马路上的车流里去了。

  现在几点了? 上了计程车以后我的身体无力地歪向一边,所以子阳依旧用一只手环在我的腰上。

  快10点半了。 子阳掏出手机看了看,他的身体离我很近,我能感觉到他炙热的体温。

  我的脑袋原本是向着车窗一边,随着车子的颠簸时不时地往车窗玻璃上凑,于是子阳轻轻地将我的脑袋往他肩膀上一靠,我有点昏昏欲睡,也没有意识到这样有什麽不妥,但我却没有看到计程车司机在后视镜里看着我们时一脸的疑虑。

  司机大叔,麻烦你开慢一点,我妈妈酒喝多了,经不起折腾。 听子阳这样一说,我才猛然想起司机的存在,一个中年美妇迷迷糊糊地靠在一个少年的肩膀上,几乎半个身子都躺在他怀里了,这也难免让别人胡思乱想,但是子阳这样一解释,司机也就不再怀疑。

  怎麽喝这麽多啊? 司机一边问一边把车速放慢下来。

  她刚刚升职,跟同事一起庆祝,太高兴了, 子阳微笑着说。

  我微微擡起头,看到子阳也在低头看着我,黑暗中我似乎能看到他双眼闪烁着狡黠的光,从今晚他出现在酒店开始,他处理一系列突发事件的沈着冷静,这个少年有超出他年龄太多的成熟。

  过了好一会,计程车停在我们家的小区外,子阳付了车资,我下了车以后扶着车尾箱稍稍喘了喘大气,双脚还是有点发软,子阳扶着我走到了小区围墙边的人行道上。

  快到小区大门的时候,我扭腰挣脱了子阳的环抱。

  我自己能走,这样让别人看到不好。 经过门卫值班室的时候,当班的保安探出半个脑袋一看是我便点了点头。

  唐老师,今天没开车啊?

  抛锚了,放在学校里,值夜班呢?辛苦你了。 我换上平时特有的亲善笑容,指指身后的子阳, 我们家乐乐的同学。

  进了小区我没有直接上楼,而是在小区花园一个僻静角落里找了张长凳坐下了,示意子阳坐在我旁边。

  现在可以说了,今晚你怎麽会在酒店里出现?

  子阳并没有在我身边坐下,而是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我的对面,他迟疑着,一会左右看看,一会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

  怎麽了?你今晚刚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英雄救美哦,阿姨现在可不是在审问你,就是想了解下事情的经过。 看见他局促不安的样子,我打趣道。

  那我要是说了,您千万别生气。

  生气?怎麽会呢?

  子阳犹豫着,又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以后才吞吞吐吐地说: 其实我喜欢您很久了,因爲星期一下午放学早,所以我每个星期一都会到您的学校等您。

  等我?等我干嘛呢?

  就想远远地看着您,看着您的学生跟您道别,看着您上车回家。 子阳说到这里擡眼看了看我,像是在看我的反应。

  说实话,我听了他这番话,有点意外但又在预料之中,子阳平时跟乐乐到家里来玩的时候总是表现得比其他几个孩子活跃,当我夸奖他的时候他会欣喜若狂,当我夸奖别的孩子的时候,他会变得闷闷不乐,但我一直认爲这是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争强好胜的表现,总的说来,在他们玩在一起的四个孩子当中,子阳是处于绝对的领导者位置的,我夸奖他的次数远远多于其他几个孩子,但我绝没有想过他对我是这样一种感情。

  气氛有点尴尬,我轻轻咳嗽了一下。

  继续说说今晚的事。

  今天是周一,我照例在学校门口等着您,有个胖子来杂货店买烟, 子阳伸手在自己肩膀上比划了一下, 大约这麽高,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头发有点秃,他在跟人通电话的时候我隐约听到说什麽放心吧,唐老师的老公是海员,长期在外面,他们夫妻的关系也不怎麽好,寂寞得很…… 说到这里子阳看着我不敢往下说了。

  子阳描述的这个男人可不就是李副校长吗,我这才明白了安排我来陪酒并不单只因爲我跟郭副局长都是上海人,他是打算拿自己女下属的身体去讨上级领导的欢心,爲他调职去教育局铺路,想起今晚在酒店郭副局长对我做过的一切,几乎失贞的恐惧还在我身体里不住乱窜,我小孩都上初中了,几时受过这种侮辱。

  接着说。 对子阳我还是尽量用和蔼的语气说。

  后来我看到您跟他们一起上了车,我才知道胖子口中说的唐老师就是您,正好乐乐给我电话说您要陪领导吃饭,我知道要坏事,我不能让他们对您做出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于是我叫了辆计程车跟着你们的车子,一直跟到了酒店,再后来的事情您应该差不多都了解了,您被灌醉了,那个人把您带到房间……

  子阳一口气说完以后长长地歎息一声: 都怪我,我在保安更衣室拿制服,耽误了一些时间,否则您就不会被那个男的玷汙了。

  听到子阳最后这句话,我不由地一阵感动,我站起身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子阳你真勇敢,阿姨没被那个坏人玷汙,如果不是你,今晚…… 我突然有点哽咽, 要真的是那样,阿姨真没脸见人了。

  唐阿姨,我是真的很喜欢您。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情绪影响,子阳突然激动地说,一边把我的双手抓住。

  子阳,你今晚救了阿姨,阿姨真的很感激你,但是你要知道,你不能对阿姨有这种感情, 我挣了一下没把他的手挣开,他抓得很紧,我担心地朝四周张望着,已经很晚了,花园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爲什麽不可以? 子阳固执地说。

  因爲……因爲阿姨对你来说是长辈,我们应该是像我和乐乐那样的,母子一样的关系,阿姨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儿子一样看待的。

  您是说年龄?情侣之间相差30岁的都有,南京还有一个25岁的小伙子娶了一个70岁的老太太呢。

  你……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麽跟这个孩子讲道理,我又用力挣了挣,还是没能把双手从他那打惯篮球的有力大手中挣出来,情急之下我说, 你先把我放开,让人看见你让阿姨这张脸往哪搁?

  看我语气很严厉,子阳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把我放开了。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罪的,看见您寂寞而不开心,我心里难受。 我本来已经转身背对着他,想躲开这种尴尬难堪的气氛,听他这句话我又转身看着他:你又知道我寂寞,我不开心了?小孩子乱说话。

  我不是小孩子,您在网上还夸我成熟风趣呢。 子阳赌气地说道,当他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苍白。

  什麽网上?我什麽时候在网上对你说过这话? 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什麽地方不对劲,我从来都没有跟子阳在网上有过联系。

  没有啦,是我说错了,不是在网上,是有一次我上你们家玩的时候啦。

  子阳紧张地用右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我才不会对你说这种话。 我肯定地说,脑海里有个人影渐渐地冒了出来,越来越清晰,看着子阳躲避我视线,局促不安的样子,我几乎可以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是天涯。 听见我说出这两个字,子阳情急之下竟然扑通一声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我吓了一跳赶紧把他往上拽, 你这是干什麽?

  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样做是爲了找机会跟您单独聊天。

  但是怎麽可能?在网上跟我聊的那些东西怎麽都不可能出自一个14岁的初中生啊?

  那些都是我在网上百度搜索再複制的。

  你是说,天涯跟我说的那些话,什麽33岁,準备跟女朋友结婚,什麽自己开了间网络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编出来的?

  对不起,唐阿姨,我不是故意要骗您,但是不虚构一个这样的人物,您不会跟我一个小孩子聊得那麽深入。

  我想起几个月来在QQ上跟天涯每天晚上聊的那些让人脸红耳燥的东西,羞愧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用高跟鞋在地板上重重地跺了一下,甩手往我们家所在的楼梯口走去,走出几步我又回头看着一脸沮丧的子阳,心里有些不忍,毕竟如果没有他,我今晚早已失身于郭副局长,跟这个相比,他化名跟我网聊又算得上什麽呢?

  太晚了,你给家里打个电话,今晚在这里跟乐乐睡吧。

  子阳一听大喜过望,几个大步跟了上来,小心翼翼地问: 那您不生我的气了?

  我可没说要原谅你,这麽晚了你一个小孩子回家,太危险了。

  回到家里,墙上的时锺正好指向午夜12点,听见门锁响动乐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正琢磨着怎麽解释子阳也在,子阳已经在我身后说: 乐乐,我爸出差了,我钥匙弄丢了。

  乐乐一点疑心都没有,以前子阳因爲玩得晚也在我们家里住过几个晚上,他对子阳歪歪脑袋说: 正好,我在网上发现一个好东西。 领着子阳朝他房间走去。

  明天要上课,赶紧上床睡觉去。 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情,我的脑子里现在乱成一锅粥了,也没气力去管他们有没有按我的指示乖乖睡觉,我回房间拿了干净的衣服直接进了卫生间,站在莲蓬头下,我衣服都没脱就打开水阀让冰冷的水流从头淋到脚,我一次又一次用沐浴露在被郭副局长碰过的双乳上用力搓着,仿佛这样才能把受辱的痕迹清洗掉。

第06章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尽量让自己平静地去对待已经激起波澜的生活,想起自己大学时代被誉爲 班花 ,整个大学四年都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身边却仍然不乏死心不息的追求者,我一直颇感自豪,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我已爲人妻、已爲人母,快步入不惑之年,但是我自认各方面保养得都还不错,身段没有了少女时代的苗条,却有成熟妇人的丰腴,加上教师特有的气质,对异性的吸引力还是有的,然而女人的美貌真的是一把双刃剑,既能给你的虚荣心带来莫大的满足感,又可能让你陷入危险的境地。

  酒店事件让我觉得整个人没有一点安全感,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爲权色交易中的猎物,而且是被一直很信任的老领导出卖,整整一个星期,在学校里我都没遇见过李副校长,明显是心虚在避开我,但是他在把我推给郭副局长的时候也清楚考虑过后果了,他知道我不会去闹,哪怕那晚上我真的失身给郭副局长也不会,更何况现在事情没有真正发生,他太了解我了,我欠着他好大的一个人情,而且谁会相信堂堂的教育局副局长会对一个孩子都已经上初中的37岁高中女教师有非分之想?

  至于子阳,我这个星期也一直在避开他,但我不想太刻意,怕儿子觉察到点什麽,而且我始终觉得,在子阳对我的这种感情上应该循序渐进的开导他,以免他在成长的过程中失去自信。

  几个孩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来家里找乐乐玩,除了子阳,三个孩子对这一切都蒙在鼓里,在他们抢着游戏机玩的时候,我总是能看见子阳对我那种火辣的目光,一下子就让我仿佛回到了十八九岁刚初恋那会,初恋男友看着我的时候也是这样充满激情。

  奇怪的是,即便是结婚多年已爲人母,我对这种年轻的、沖动的爱慕依旧没有免疫力,我欺骗不了自己,我喜欢这种感觉,哪怕这是来自一个跟我儿子年龄相若的初中生。

  自从子阳那晚对我表白之后,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平时我在几个孩子当中那麽欣赏子阳,难道仅仅是因爲他所有的表现都符合优秀男生的定义?原来我也有从女人对心目中理想异性的考量标準爲出发点的啊?我是不是在无形中给了他某种误导的信息?这让我有点羞愧,对一个母亲而言如此,对一个教育工作者而言更是如此。

  实际上知道了子阳就是天涯,我已经不能再把他当做一个初中生、儿子的同学来看待了,想起几个月来每天晚上在QQ上跟他聊的那些让人脸红耳赤的话题,我想以同学的母亲这种身份来划开跟他的界线也该是十分的无力可笑吧。

  我一直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被不期而至的种种波澜打破了,这几天心神恍惚的,开车的时候不是转错车道就是闯红灯,上课时好几次走神,幸亏都被我巧妙地掩饰过去了。

  又到了星期五,早上的第四堂课刚上完,张校长就在教室外面把我拦下来了,脸上带着一种兴奋的表情。

  唐老师,下午你要到教育局开个会,我们学校在全市高中综合考核评比比赛中荣获第一名。

  听到教育局三个字,我本能地缩了一下肩膀: 那爲什麽要我去开会呢,这个好像不太合适吧?

  是这样的,教育局的郭副局长特别强调,他在我校调研考核时,唐老师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专业知识、专业思想、专业素质各方面体现了我校教师队伍的整体水平,所以,下午这个颁奖大会你一定要参加。 张校长边说边用右手举高再向下挥动,这是他一贯的表示肯定的动作。

  我不想去深入了解我们学校在考核比赛中获得第一名有没有水分,但我可以肯定这是郭副局长抛出的一个试探的讯号,如果我代表学校去领了这个奖,那意味着我默认那晚酒店里发生的事情是有利益关系存在的。

  我可以不去吗? 我站在栏杆前面看着楼下操场上打球的学生。

  理由呢? 张校长自然是不知道我和郭副局长之间曾发生过那种阴暗的事情。

  我不习惯那种场合,再说了,这事不是应该副校长以上级别出席才合适吗?

  小唐啊,我们学校能拿到这个奖,你功不可没,这个时候就不谈什麽级别什麽职位的了,再说郭副局长给你那麽高的评价,这也是我们学校的光荣,就这麽定了,下午3点教育局小礼堂。 张校长是北方人,向来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也不等我继续解释就转身要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 哦,对了,记得穿上我们学校的教师制服。

  看着张校长远去的背影,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中午回到家里,乐乐跟子阳在客厅里玩游戏机,看到我回来乐乐有点意外,估计心里想着会不会被我骂,反而是子阳脸上带着一种惊喜的表情。

  妈妈,怎麽今天中午回来了,下午不用上课吗? 乐乐心虚地问。

  下午要去外面开会,别光顾着玩游戏,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我简单说了几句话就朝卧室走去,看到我没跟他打招呼,子阳明显有点失落,但现在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他。

  睡了个午觉,感觉精神好多了,乐乐跟子阳已经上学去了,我简单地洗了个澡后开始换衣服,早上张校长要求我穿学校的教师制服,我从衣橱里找出来放在床上摊平。

  学校的这套制服是请香港的设计师专门设计的,女老师是一套跟空姐很相似的套裙,白色的短袖衬衫,咖啡色的小背心外套,下身是贴身的直筒裙,不少女老师都觉得裙子稍微短了点,才到大腿中段,不过身材高挑的穿起来倒是很漂亮,衬衫领口的三色领花更是让这身制服显得端庄大方。

  因爲短袖衬衫是白色的真丝面料,有点透,所以我挑了一套肤色的内衣,尽管外面有小背心外套遮住,但是浅色外衣深色内衣这种低级错误是我所不能容忍的,一双黑色透肉的裤袜把我丰满的大腿紧紧地包了起来,隐隐约约透着一丝丝白皙的肌肤,让我的一双美腿更显修长,我穿上一双黑色的尖头细跟高跟鞋,站在穿衣镜前我看见自己的身段被修身的制服勾勒得曲线玲珑,检视了一下整体效果后,我出了门。

  到教育局的时候是下午两点五十分,我故意在附近兜了几圈才把车开进了教育局大门,爲的是尽量避免在正式开会以前有太多时间,果不其然,我找好停车位刚停好车,远远就看见郭副局长站在办公大楼门口跟几个其他学校的老师在閑聊。

  我低下头,想从另一边绕过去,谁知道郭副局长已经看到了我,伸手招呼我过去,这时候来参加会议的一些老师正三三两两地往里走,我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

  下午好,郭副局长。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平静。

  唐老师,你们学校这身制服可真漂亮啊,我还以爲是哪家航空公司的空姐走错门了。 郭副局长面不改色,仿佛那晚上在酒店对我做过的事情从未发生过,淫邪的目光在我身上半遮半掩地扫来扫去,真够厚顔无耻的。

  原先在跟他交谈的几位老师都朝我打着招呼。

  还没开始哪?不好意思,我先去个洗手间。 我礼貌性地点头回礼,然后从郭副局长身边快步走进了办公大楼。

  我来到四楼的小礼堂,距离开会的时间还有五分锺,来自各个学校的代表已经差不多把座位坐满了,几个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正在主席台上做最后的检查,看到我进来,局长办公室的秘书小刘赶紧走了过来,我来教育局参加过几次培训,她是认得我的。

  唐老师,你们学校的制服可真是漂亮啊, 她微笑着说, 主要是人更漂亮。

  你嘴巴可真甜,自由就坐吗? 我四下张望着想找个合适的位子。

  按学校划分了座位的,你们学校的座位在那边,李副校长早就来了。 小刘朝主席台左前方第三排指了指。

  李副校长?我可不知道他也要出席会议,尽管一想起他跟郭副局长狼狈爲奸我就恶心得很,但同一个学校的上下级关系,在外人面前我还是要顾着学校的面子的,我跟小刘閑聊了两句才朝座位走去,远远地看见了李副校长那秃了顶的脑袋。

  李副校长,来得那麽早呢。 我边说边在他身边的座位上坐下了。

  小唐,唐……老师。 李副校长不自然地朝我僵硬地笑了笑。

  幸亏会议马上就开始了,这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很久,会议由郭副局长主持,先是说了一大堆的客套话,看着他道貌岸然地端坐在主席台上,谁会想到他会是个想趁酒醉之机强奸女下属的流氓,我低头摆弄着手袋的拉链,他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好不容易到了颁奖的环节,当小刘秘书甜美的嗓音说请获得综合评比第一名的育才高中代表唐晶老师上台领奖时,我深深吸了口气,快步走上了主席台,跟获得第二、三名和优异奖的几位学校代表站在一起。

  郭副局长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奖杯和牌匾,走到我面前交到了我手上,在礼节性的握手时,他抓住我的手用力捏了一下,露出一种暧昧的笑容,大庭广衆之下我不好发作,只得保持着愉快的笑容。

  接下来是获奖代表跟教育局的领导合影,郭副局长又是站在我身边,跟我贴得很近,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

  好不容易终于散会了,我手里拿着奖杯和牌匾跟在李副校长的身后往外走,各个学校代表们退场形成的人流在门口稍微堵塞了一下,一出门口我禁不住长长地舒了口气。

  李副校长,唐老师,恭喜你们学校拿到第一名啊。 郭副局长不知道什麽时候鬼魅一样跟了上来。

  我实在是不想跟他说话,反正这会我们三个正好落在最后,也不用担心其他学校的代表看出我们之间不愉快的关系。

  李副校长,这奖杯和牌匾麻烦你带回学校去,我有点事先走了。 我把奖杯和牌匾往李副校长手里一塞,加快步伐往前走去。

  唐老师,忘记告诉你了,李副校长下个月就调到教育局来了,说实话这还真的多亏了你,提示你一下,他调到教育局以后,你们学校应该是政教处主任接任副校长,按这个顺延的话,政教处副主任的位置就要空出来了,你知道的,这个位置以后往上是要坐到副校长那位子的,你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啊。

  听到郭副局长在身后不鹹不淡地说着这番话,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李副校长,整个走廊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我不假思索地沖李副校长那张肥胖的圆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

  从教育局出来我窝着一肚子火,车子开得飞快,好几次超车都惹得旁边的车主猛打喇叭,直到我们家小区的大门远远在望的时候我才把车速放慢下来。

  上楼梯的时候手机响起信息声,是杜丽发来的,听说我们学校拿了第一名,我作爲代表去领奖,问我是不是要高升了,我哭笑不得,一边回着短信一边把钥匙插进房门匙孔里,丝毫没留意到外面的防盗门是打开着的。

  刚进门,客厅里的沙发上站起来一个人,我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板上,当我定睛一看,是我丈夫高军。

  你吓死我了, 我埋怨着, 不是说要月底才回来吗,怎麽提前了?

  突击检查一下,看看我的漂亮老婆有没有把情人带回来。 丈夫嬉皮笑脸地说,看起来心情很轻松。

  有啊,就在衣柜里藏着呢。 我弯腰去拣掉在地上的手机,因爲是背对着丈夫,这个姿势让我那被制服裙子紧紧包裹着的丰臀朝他高高撅了起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丈夫就两步沖到我身后,拦腰将我一把抱住,一边把嘴唇贴到我的耳根舔了几下,他嘴里呼出的热气让我禁不住身体微颤,距离上次做爱已经快有一个月了,我的小腹涌起一团火,一下子涌遍全身,我的身体软了下来,靠在丈夫的怀里急促地喘息着。

  想死我了。 丈夫嘴里低吼着,沖动地抱着我往房门一推,我的身体被重重地压靠在门板上,发出一声沈重的声响,然后他在我身前蹲了下去,双手揽住我的小腿往上抚摸着,在大腿内侧来回蹭动,粗糙的手指摩擦着我的黑色裤袜发出裟裟的声音,我像蛇一样扭动着腰肢,更大程度地挑逗着丈夫,一只手把手袋往门边的鞋柜上一放,开始用双手解着身上小背心外套的纽扣,完全打开以后,露出了把衬衫高高顶起的丰满乳房。

  丈夫把嘴唇贴在我的丝腿上,从大腿一直舔到了我两腿的根部,他双手往上推,把我的制服裙子推到腰际,我微微呻吟起来,丈夫正在用他那灵巧的舌头来回舔着我被裤袜包裹着的阴部,很快就把我三角区的位置舔湿了一大片。

  我的十指插进了丈夫蓬乱的头发中间,毫无目的地抓拽着,又像是把他的脸更紧地贴向我的阴户,我把右脚的高跟鞋蹬掉了,伸出被丝袜包裹着的脚尖在丈夫两腿中间那个部位一下一下地蹭着,他穿着一条宽松的居家短裤,我的丝脚从宽宽的裤筒伸进去直接就碰到了他那已经勃起的肉棒,原来他没穿内裤,粗大的龟头从裤管里不安分地探出头来。

  丈夫被我撩弄得兴奋不已,站起身来一把将我抱起走到客厅的长沙发前把我重重地摔在上面,然后他半跪在沙发前面,一手把我的屁股擡高,一手扯住我的裤袜袜口往下拉,我配合着丈夫让他把我右脚从裤袜里解放出来,没有完全脱掉的裤袜卷成一团堆积在左脚的脚踝处。

  我斜靠在沙发上,左脚的高跟鞋欲脱未脱,高高地朝沙发靠背上一架,另一条腿朝反方向用力岔开,丈夫一手托住我的左脚,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轻轻地把我的三角裤往边上一拨,我那两片丰满厚实的阴唇此刻早已泛滥成灾,流出来的淫水把沙发垫弄湿了一大块。

  丈夫把脑袋钻进了我两腿中间,一边用手指分开我的阴唇撩弄着翘起的阴蒂,一边用舌尖朝我的阴道深处探去,像蛇一样左沖右突。

  军,我受不了啦。 我嘴里不成句地乱哼着,丈夫的舌头把我的阴道舔得酥痒难耐,更多的爱液在不停渗出来。

  丈夫仿佛还不打算就此给我解脱,慢条斯理地解着我的衬衫扣子,打开以后我那双丰满的乳房在肤色的文胸衬托下,显得更是白皙细腻,他用力把文胸朝上推到我的下巴,两只硕大的乳房随着我急促的呼吸上下剧烈晃蕩着。

  我早就迫不及待,一手从丈夫短裤裤管里伸进去,把他那粗大的鸡巴一下子握住,用手来回套弄着,已经完全勃起的巨物几乎让我握持不住,我用手指不时地拨弄着那上端的马眼,又整只手把他悬垂着的两只巨蛋包住轻轻挤压着。

  丈夫被我撩弄得再也忍耐不住了,站起身来把短裤一脱,两腿中间的肉棒硬邦邦地向上翘立,他把我整个身体抱起,让我背对着他半跪在沙发上,我一只手扶着沙发靠背,屁股高高地撅起,丈夫趴在我背上,从后面把粗大的鸡巴一下子顺着我的股缝滑下来,粗鲁地插进了我湿漉漉的阴道。

  我的脑袋向后仰起,本来盘在后脑上的端庄发髻已经松散开来,身上穿的学校制服套裙淩乱不堪,裙摆已经被丈夫撩起到腰上,他在身后双手从我的腋下伸过来,各抓住一只悬垂着的大奶子,一边用力捏着我敏感的乳头,一边把粗大的肉棒更深地顶到我阴道深处。

  军,嗯……嗯……用力点,用力点…… 我压抑了一个月的欲望终于得到了释放,我尽情地呻吟着,把自己的屁股翘得更高,丈夫的龟头好几次碰到了我的宫颈,那种酥软的感觉顺着我的小腹向全身蔓延。

  房间里很静,只听见我跟丈夫两人的性器贴合时发出的淫蕩声响。

  我的阴唇被丈夫那粗大的鸡巴完全撑开了,一波又一波的骚液从阴道里涌出来,顺着我的大腿内侧缓缓淌下。

  丈夫的双手突然用力抓住我的双乳,我知道这是他要射精的前兆,于是我有意识地把阴道夹紧了,那层层的皱褶包裹着他硕大的龟头,摩擦的力度顿时变大了,我的阴道里一阵酥痒,忍不住发出一声愉悦的欢呼,几乎以此同时,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阴道深处,丈夫软软地趴在了我的身上。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伸手在丈夫的屁股上拍了拍,他会意地翻身坐到了我身边的沙发上,我双手支撑着站起身来,双腿软绵绵的,我把左脚的高跟鞋摘了下来,顺手把堆积在脚踝处的黑色裤袜完全脱掉。

  这次回来,要待上一段时间吧? 我轻轻地把敞开的衬衫两襟掩起来,把丰满的双乳遮住。

  实际上,我这次提前回来,是準备去大连参加培训,之后公司新开辟的几条航线我也要跟船去熟悉。 丈夫说完满带歉意地望着我。

  那就是说,你调回来的事情又没戏了,对吧?

  老孙还有一年半就退了,到时候我就能顶替他的位置。

  预料到了,慢慢来吧,反正这麽多年都过来了。

  我挤出一个笑容,慢慢地回到卧室里,刚被满足过的身体仿佛又将陷入更漫长的煎熬。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05更新.